长平: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转载按语】长平无需自辩。自从伦敦火炬传递以来,国内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陷入了某种极为困难的局面。一方面,他们要反对国内问题诉诸暴力,反对西方媒体的倾向性报道,维护客观和真实;另外一方面,他们有要非常小心正在崛起的民族主义倾向,而这种倾向又和朴素的爱国主义纠缠在一起,难以做到准确的切割。因此,他们要遭受来自内部的指责:变节。又要遭受爱国青年的指责:汉奸。那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他们做了,长平就是其中之一。

对于网上气势汹汹但是空无一物的指责,长平无需自辩。任何时候,当所有人都陷入了狂热之中的时候,总需要一种冷静的声音。这种努力,以及因此而受到的羞辱,人们终有一天能领悟其中的苦心。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并不缺少文峰先生这样的人,倒是从来都是长平先生这样声音太少。如果在网上发出这样的声音都需要自辩,那么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说话?

我以为,如果想要完全禁绝长平先生的发言,唯一的办法就是吊死他。然后这个过程可以持续下去,掉死那些爱国er,留下那些爱国est。然后再在est里挑选er吊死—直到剩下最后一个人。不过在吊死他之前,应该听听他说了点什么:

《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来源:长平的博客
作者:长平

4月11日的《北京晚报》刊发了一篇奇文《造谣自由的南都长平》,此文主题是反对造谣,文中居然处处造谣中伤,简直是史上最强幽默,让人怀疑作者错把日子看成4月1日了。

当然很多朋友不这样看,他们看到了一种久违的文风,为此感到紧张、恐惧和愤怒。这种文风也让我万分错愕,但是我更愿意就文中的事实和道理作一些解释。

这篇文章一开始就说:“近日遭到网友们群起批判喊打的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可能又要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辩护了,认为网民们要剥夺他说话的权力。”本来猜测一下也无妨,但作者文峰先生自称对我作过一点了解和调查,请问我什么时候表达过这种“可能”?事实是:我在4月9日的博客中说:“感谢所有支持的朋友,也感谢所有反对的朋友。祝福每一个人,赞扬我的人,以及辱骂我的人。”

我从来都认为有争议是好事,但是近日来网络上有人对我造谣中伤、肆意辱骂,超出争议范畴,的确让人震惊,不知今日何日,难道国家不是正在“迎奥运、讲文明、树新风”吗?有很多为我辩解的朋友称他们是“猪”、“脑残的人”,我并不赞同。我理解这些朋友,他们希望这样能够减轻对我的伤害。通过还击来防卫是人的一种本能,但是作为一个思考者,我觉得这是一种偷懒的办法。这几天我花了一些时间去阅读那些骂我的帖子,希望透过污言秽语去了解其作者,这是我要感谢的原因;我相信说脏话首先脏的是自己,伤的是自己,这是我要祝福的原因。

我认为,那么多网民骂我,是因为一些人的造谣和煽动,比如这位文峰先生对我的言论自由主张的歪曲。他引用我的一段文字来总结我的“言论核心”: “言论自由天然包括说错话的自由,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比谣言更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这三个判断中,前面两个我想小孩子都能够理解,也都在践行。容易误解的是后面一个判断,为什么说对言论自由的剥夺比造谣更可怕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没有言论自由,谣言就不容易被揭穿。比如这次西藏事件,如果不让网民说话,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吗?这么简单的道理,文峰先生不懂或装不懂,作了这样的理解:“按照这个逻辑:‘言论自由’就可以颠倒黑白、捏造事实,就可以肆意歪曲历史、可以信口雌黄、可以‘自由’地造谣、‘自由’地抹黑、‘自由’地扣帽子。”文峰先生,这不是我的逻辑,这是你自己的逻辑。你把我的话自个儿推论了一番,然后把你的这个推论当作我的结论来反驳,世界上哪有这样讲道理的人?

遗憾的是,文峰先生的文章通篇都是这样“讲道理”的。比如他说:“在一些所谓要求普世价值的南都长平们看来,只要是西方的东西,就是普世的,就是要坚持的。”然后对此进行批驳。请问我什么时候说过如此愚蠢的“凡是”论?事实是:我无数次在文章中指出西方的问题,谈到一些西方人对中国的偏见,也多次对激烈批判西方偏见的乔姆斯基、萨义德等学者表示赞赏。又比如,文峰先生说,“南方报系中以《××周末》为代表的报纸,一直以来标榜自己是中国最‘西化’ 的报纸”。我还真是没听说过这家周报这样标榜自己,文峰先生能否拿出证据来?当然,要原始的而不是经你加工过的证据。

我从来没有说过言论自由是造谣、抹黑和扣帽子的自由,也不是侮辱诽谤别人的自由。这样说而且这样做的人,恰恰是文峰先生和部分网民。比如有网民说,你不是主张言论自由吗,我也来给你自由一下,然后就破口大骂。我只能说,这不是我曾主张而是你正实践的言论自由,别把“功劳”归我。请就我的文章原文原意进行讨论,而不要像文峰先生这样,制造出一个假想的敌人,然后自己跟自己的想象打架。就大多数网民来说,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也爱这个国家,爱包括你们在内的人民。我们之间的分歧,一部分是被人歪曲导致的误解,一部分是真实的,那就是怎样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意见分歧。你们可以反驳我,说服我,但是要讲道理,不要企图通过谩骂和打击来让对方顺从。

至于文峰先生说的什么“恐怕连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扯下来了”、“不过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阴暗目的”,我的看法是,这样说话本身就让人害羞,本身就比较阴暗。我也只好如是解释在你做过了解和调查的功课之后,为什么从标题到内容都弄错我的名字,称我为“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是南方报系的‘当红炸子鸡’”。如果我称文峰先生为“一位叫北晚文峰的人”,“是京报集团的‘冰糖葫芦’”,恐怕也不大好吧?我也不会说京报集团出了文峰先生这样的言论 “自然毫不奇怪”,我反倒要提醒自己贵集团的《北京日报》也刊发过俞可平先生的《民主是个好东西》这样的好文章。

我解释了半天,可能仍然会有网民认为我回避问题,要求就藏独问题表态。我的回答是:第一,我反对强制表态;第二,我自愿表态如下:单就统独而言,我也赞同统一;就暴力恐怖活动而言,我更是坚决反对,无论任何理由、任何时间及任何形式。但是就新闻报道怎样做得更好、各民族如何相处得更好等等问题,我希望能够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如此而已。

谁踩了中华网的尾巴?

如果你现在就前往中华网论坛,看一看首页密密麻麻的置顶贴,那么你会感觉到文/革诈尸,一场直接针对《南方都市报》及其副主编长平的政治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关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以参考大旗网做的专题《中华网PK南方都市报》。也可以看看长平惹出麻烦的那篇文章

正如我担心的那样,CNN等西方媒体对于314事件有失新闻专业水准的报道引发了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在中华网这个具体的例子上,网络编辑利用了这种情绪,愚蠢地试图放大这种民族情绪,把一个网站变成了傻气腾腾的粪堆,聚集了无数嗡嗡做响的绿头苍蝇。【“傻气腾腾版权”为胡缠先生所有,但是明显我的运用要更胜一筹】

以前骂鲁迅是拿了卢布的,现在中华网论坛骂《南方都市报》是拿了美元的。足见国人进化之缓慢,手段之单一,言辞之乏味。中华网论坛这种排山倒海式的批判,不能让人觉得有任何力量,而是更像是一场集体撒癔症。虽然缺乏娱乐性,但是相当壮观。想一想看,哪怕挖一个十公里乘十公里的粪坑,不也是很壮观的景象么?难说Google Earth上都能观察得到。

中华网论坛的这种操作手法,看似得计,其实傻逼。时代在进步,网民也在进化。三年前,还可以看到很多论坛有人发帖指责别人不捐款是冷血。而今年央视要求别人感恩,却遭到了一片骂声。打民族主义的牌,这是很老套的手法,所以也别希望它能和以往一样奏效。任何网站的流量如果是因为粪青的聚集,那么这个网站不会长久。因为粪青只能制造情绪,而从来不产生内容。看看中华网论坛的置顶贴就知道了,要看这些帖子,如此干燥,如此陈旧,连眼睛都得抹凡士林。

我很欣赏在Youtube上做视频的加拿大小朋友黄金少,他传递了一种真实的情感和声音,对象是英语国家的网民。而我不能理解中华网在国内玩抓汉奸的游戏,即便他们愚妄的目的达成—《南方都市报》关张,那么民众又会因此获得了什么?当然,中华网肯定会得到了流量,名声大噪,或许因此而上市也不一定。因此,我相当喜欢“爱国贼”这个词,它形象地说明了窃爱国主义为己用的现实情况。在吃爱国饭这条道路上,从来都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Update:八年前,中华网在纳斯达克上市。太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