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8月18日,吹笛子的人

躲在中关村的一角,被暑热逼进树荫里喘息,面前的马路上热浪滚滚,仿佛这些往来的车辆和面前的高楼大厦都在向上蒸腾,消失在头顶铅灰色天空里。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吹笛子的人,20多岁,瘦瘦高高,旁若无人地吹着他的横笛,曲调中能让人听见晴天、稻田还有透亮的溪流。他很快地走了过去,边上是他的女朋友,走几步突然小跳一下,好跟上他的脚步。

在北京这种城市里,不妨把许多事情都当成幻像。它们难以置信地猛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当你还没有把嘴张成一个完美的“O“之前,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比如说两年以后看到赵半荻背着熊猫跑遍北京的视频,却翻不出当时的记录来。我相信当他跑过大街小巷,甚至是车流中间的时候,曾有许多人看见过。当时也一定有人觉得惊奇,不过,他们仅只是争论了一番那是企鹅还是熊猫之后,就把这事忘掉了。诸如意义之类的事情,大多体现在事后的纸面上。我们活过的那种生活,和最后被记录下来的,完全是两件事。至少,对于音乐和舞蹈来说,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可我的家乡并不是这个样子。市镇这种东西,以及随市镇而来的马路、商店、住宅楼都很好,但是人们并不觉得这些现代产品和原本的生活有什么抵触。寨子变成村落,村落变成市镇,火塘从堂屋正中移到了厨房的橱柜上,无非是形式变化而已。所以,公园和广场依旧充当了打谷场的公用,在那些地方依然可以维持古早的风俗,大家继续在那里跳舞、唱歌。他们说:听到三弦响,脚板开始痒。这里根本不会提及鞋子的概念,脚板说的是赤裸的足底,它和大地之间没有任何障碍。赤足踏在泥土和尘埃里,和走在羊绒地毯和实木地板上是两个感觉,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后者让人喑哑,只有在卡拉OK里才能高歌,因为真皮沙发和音响给予了某种暗示,有一种非此不可的目的指向。就像你在夜总会里不点一个小姐,似乎就是冒犯了主人,冒犯了金碧辉煌的装修,乃至冒犯了这以千亿金钱堆积而成的伟大都市本身,你应该对酒水单和你的户口簿心存愧疚。

在昆明在丽江在香格里拉,在这些今天被称为都市的地方,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那些赤脚唱歌跳舞的人。昆明有超过500万人口,80万辆汽车,但是在中心广场有对歌的人,在市中心翠湖的门口有跳三弦的人。他们的皮肤黑红,脖颈僵直,不像个城里人一样能够灵活转动,顾盼生姿。但是,当他们粗壮的手指扣上粗布衣服上的布扣时,灵活程度不亚于控制拉链。可以从曲调中听出他们的家乡和民族,如果是有具体的部族,也许能够听出对方来自哪个村寨,就像是用口音分辨一个人的家乡。

在中关村遇见的那个吹笛子的人,一时让我在笛声中魂飞天外。突然想起这曲调中没有丝毫云南的音调,又让我急速跌落,砸回现实的柏油马路。

听歌:Chanson de toile

Chanson de toile
by Emilie Simon

Je viendrai te prendre
我将去接你
Je saurai te défendre
我将去保护你
Au-delà des frontières
我将跨越所有的边界
Je foulerai la terre
脚踩大地,一路走来

Je tisserai des chants
我为你编织这首歌曲
Au soir et au levant
不论黑夜还是晨曦
Un point pour chaque étoile
每一颗星星闪耀的瞬间
Chanson de toile
这画布上的歌曲

Nul ne part en guerre
谁都不希望孤寂一人
Pour revenir solitaire
从战场上返回
Je saurai t’attendre
我将在这里等待你
Chanson de toile
为你编织这画布上的歌曲

Si loin de ton ciel
如果触不到你的天空
Si loin de mon appel
如果我的召唤无法到达
Entends-tu mon coeur
请你用心倾听我的心声
Entends-tu ma ferveur
我内心的全部热情

没牙小天使出专辑了

还记得去年我在Blog里推荐的Connie Talb小朋友么?那个6岁的缺牙小妹妹?

《清晨听歌:科妮》
《亲爱的Connie》

不是哪个MM都值得我花两篇Blog推荐的,但是Connie是天使,不受任何限制。现在,她出了自己的新专辑《《Over The Rainbow》(在那彩虹尽头)。在这张新专辑里,她小人家居然演绎了那首著了名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她小人家居然会真假声转换了!

废话不要多说了,下载地址:这里
不懂E文没有关系,点“Download link: Download ”后面的那个Download就成了。

最后一句英文独白是:那首歌是给你的,妈妈。

推荐一个国产Web2.0音乐站点

本来不想推荐任何站点了,因为要么一推荐就完蛋大吉,要么就是推荐了以后自己都挤不上去。但是今天遇见的SongTaste实在是很棒,棒到自己私藏会有一种罪恶感。

国内的音乐站点前段时间模仿潘多拉和Last.fm的很多,每家都想拿出个音乐DNA编码器,分析你的口味,向你提供你可能喜欢的歌曲。不过,它们都拥有自己的曲库,所以只能说是形式新颖的Web1.0站点。SongTaste就不同,它也会分析你的口味,提供参考列表。不过,我个人最看重的三点是:

1、允许你添加站内没有的歌曲,也就是说,允许你上传Mp3。
2、允许你对歌曲进行注释和编辑,包括乐队、背景、风格和歌词。
3、访问速度很快,SongTaste在北京,但是我在南中国在线听歌非常流畅。

有人说,SongTaste就是音乐豆瓣。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恰当,它的确给人那种感觉。唯一的不爽是搜索条并不出现在所有页面上,不过,如果增加了友邻之后,可能搜索的动作也会变得多余。

请访问:SongTaste

现实要比电影美好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Falling Slowly

昨天是奥斯卡之夜,最让我高兴的是《Once》获得了最佳原创歌曲奖。当时,《魔法情人》有三首歌曲获得提名,《Once》只有一首《Falling Slowly》。但是,最后胜出的就是它!

电影《Once》的结尾让人无限惋惜,唏嘘不已。在现实中,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而且,还在第80届奥斯卡奖晚会上拿了两樽小金人。当颁奖嘉宾公布提名名单的时候,《Falling Slowly》获得的欢呼和掌声就已然宣布了他们的胜利。整台奥斯卡晚会上,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两个人再次合奏《Falling Slowly》,台上还是那把熟悉的破吉他。

人们都说电影是用来造梦的,但是对于《Once》这部电影,可能现实要比电影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