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4月16日,长舒一口气

说是要九点台湾那边才会出结果,结果六点钟小马哥就已经领先200万票,赢得了大选。公投的两案无论入联还是返联,都没有超过法定半数,一场危机宣布结束。这一刻,海峡两边的人都应该长舒一口气,不过心态并不相同。那边想的估计是:总算可以专心搞几年经济了,连韩国现在都超过人均2万美金的产出,台湾应该追上去。这边的想法我猜应该是:太好了,周一股市终于该涨了吧?在太平洋西岸的两支航母集群可以开香槟了,这大概是最短的一次任务,现在就可以启航返回基地过周末了。要是世界一直都是这样该多好?

对于我来说,也可以在MSN上加几个台湾MM了。再不用担心出现系统提示:对不起,无法连接你的联系人,对方遭遇飞弹袭击中。或者:对不起,信息无法发送,对方正在街头抗议中。

李敖说马英九除了长得帅之外,一无是处,而且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不沾锅”。不管小马哥也好,不沾锅也罢,能冻蒜(当选)就好。小马哥冻蒜了,至少有几年安稳日子可以好过。两岸不需要再搞来搞去,你从美国买武器升级,我从欧盟买武器升级,白白糟蹋银子,变成一对疯子。又或者你出几千万美金买个垃圾国家的承认,我再大你一千万美金买回这个垃圾国家的支持。感觉是一场傻蛋参加的拍卖会,一群垃圾国家在台子上报价,下面一对傻哥俩踊跃举牌,比谁更敢烧钱。这八年里,浪费在军备和垃圾国家上的钱,如果投放在内部生产上,不知道可以造就多少个就业机会?

八年了,和一次抗战一样漫长。

八年间,网络有了很大的发展,让我第一次可以在电脑上看到谢马电视辩论实况。我当真很喜欢他们在台上的神情,那么谦卑,那么诚恳,像是小学生在向师长做汇报。简单说,他们面对选民代表和媒体代表,就像两个孙子,或者是借钱的。孙子这种说法大不敬,但是总好过纳税养出一班爷。而且,站在台上没有废话套话屁话,要做什么,怎么做,必须说得一清二楚。打哈哈兜圈子不成,所有人都在看着呢。开什么会都让我想睡,看电视辩论会是例外,哪怕我对政治没多少兴趣,我也愿意一直看完。没见过,新鲜。

本来对谢长廷印象不好,长得还没有阿扁好,国语台语都不流利,反应也很慢。但是他光荣落败,和马英九一道完成了一次台湾民主课。阿扁当年给自己上捅了两个眼,极大地败坏了我对台湾的印象,觉得完全是变戏法。但是谢长廷改变了我的看法,我觉得小马哥应该感谢谢先生,因为这样高质量的对手才使得这次竞选的胜利变得有价值,使民主变得有说服力。政治家是专门人士,谢先生证明了这一点,虽然我依旧不喜欢他。

我个人决定:从今天起,电脑升级换代,尽可能使用台湾产品。把普洱换成乌龙,方便面唯一指定统一。我希望对岸能迅速振兴起来,这样每四年我就可以看一次电视辩论,看两个黄皮肤的人说中文。

谢马电视辩论第二轮直播

今天是谢长廷、马英九第二轮电视辩论,下午14:30开始。

在线观看地址1
在线观看地址2

我出生在福特总统任期内,卡特总统任内上幼儿园,里根总统在任时念小学和初中,家里有了第一台电视。老布什总统出现在我的高中时代,我目睹了海湾战争。克林顿从我的大学时期一直延续到了工作,他和他的女助手带给我很多快乐。小布什则让人快乐,一直到今天他都是无数笑话的源泉。

加上尼克松,我在我的时代里经历过七任美国总统。这让我很吃力,因为他们换得太快了,很艰难才能记得他们的名字。但是北韩就好得多,只需要记两个名字就够了。伊拉克更好,一个足矣。所以,当我看到谢长廷和马英九的电视辩论时,感觉很异样。他们的皮肤和语言让我觉得非常近,而电视辩论这件事又让我觉得非常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