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这些老外没办法

Update:接到BBC记者助理的来信,称“how good it is”是说“life in Tibet”.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网友表达了相同的看法。所以,应该是我的英文理解问题,特此致歉,并且收回相关言论。
我的所有Blog将同步Update,Feed应该在24小时内重新更新完毕,同时向搜索引擎重新发送Ping,以消除影响。
再次向读者和订阅用户表示歉意。

网友kong wu来信说:

菜头,你好

看到BBC驻中国首席记者James Reynalds的一篇BLOG中提及了你的文章:《China's version of Tibet's story

“In recent days, Chinese TV stations have broadcast in peak time a series of special programmes about Tibet. One Chinese blogger, He Caitou, writes that cinemas are running a trailer about life in Tibet - and how good it is.”

有点诧异,查看了下,出处是
http://www.hecaitou.net/?p=5161

“全国的影院现在都会在正片前加映一段西藏宣传片,所以我也要相应号召,在介绍正片之前扯一下蛋。”

他的引用似乎并不是你要表达的意思。

顺祝春安

kong wu

James Reynolds

James Reynolds, the BBC’s Beijing correspondent.

++++++++++++++++++++++++++

James Reynolds先生真的让我很为难。如果我对他进行一番批评,大概我马上又会被冠以“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对西方充满偏见和敌视。如果一言不发,那么我起先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如同《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的那样。然后,我又会傻到对电影前强制插入的官方宣传片叫好,如同伟大的BBC现在宣称的这样。

如果James Reynolds先生稍微掌握一点中文,明白扯淡这个中文词等于英文的Bullshit,知道我的原句使用了一种对称的比喻手法,那么他就不至于得出现在的结论。这不是误解或者理解差异问题,不是红色和橘红色的那种差别,而是黑色和白色的那种完全反转。或许,BBC需要一个英国人需要的故事:一个被洗脑洗成脑残的中国白痴,一脸幸福的接受给予他的一切垃圾。这是他们对中国的理解,这个国家也的确存在这样的人。唯一的问题是:我并不是这个人,这并不是我的原意。

我对James Reynolds先生如此报道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这就是他的报道手法。我只有一个疑问:BBC的新闻真实体现在哪里呢?

我的Blog可以留言,我的Blog侧栏里有我的E-mail地址。向我查实一下不需要一个钟点的时间,但是何必呢?直接发布不就完了。反正这些小黄人也看不到,看到了也未必懂英文。那么,我在我的Blog里发一下,看看有多少人能看到BBC的这篇报道,看看又有多少人会最终知道这个笑话?

好汉只提自己勇

这几天网上开始流传一条帖子:《一个中国人给英国媒体BBC下的战书》,它还有两个变体叫《亲西方的中国学生就这样一步步被BBC们改变了》,或者《80后网络写手挑战BBC》。

国内网站都转得很开心,不过有人发现一个问题:

有趣的是,许多报道在赞许“下战书”,“挑战”,指责“西方媒体”缺乏“客观公正”的同时,却没有能够“客观公正”地转载对李先生观点的反驳。

那么,不妨让我来梳理一下整个事件好了:

1、缘起:2008年8月1日BBC发布读者互动

2、战端:李先生2008年9月2日发表《西方媒体应当如何面对改革中的中国

3、开战:BBS跟进,制作专题。

好汉单挑BBC,听起来好像勇者斗恶龙一样。勇者出发,杀死恶龙,THE END。真是这样的话,这世界怕是会充满童话色彩。童话色彩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公主殿下都是平胸让人很烦恼。而且,故事总是英雄莫名其妙地跑到山里,抓出恶龙来暴棰一顿,恶龙何其无辜?故事何其无厘头?现在,两下的言论都放出,可以比较着看看。

何必千里迢迢浪费去BBC的带宽

突然间可以直接访问BBC了,而且BBC也专门做了网上互动。但是看了下面的跟贴,觉得哭不得笑不得,哭笑不得。

在BBC的《畅所欲言》论坛里,很显著的位置就有《有关"畅所欲言"论坛的监控准则》和《"畅所欲言"论坛规则》。告知了这个论坛的发言的方式是先审后发,不发的可能理由是什么。但是,下面一堆人在叫唤:这就是你们的言论自由么?我猜,大概这些网友都自认是超级网民,在一切规则之上。或者,觉得“言论自由”是崂山道士的法术,祭将出来就能畅行无阻。想到对特权车牌的反感之情,我终于醒悟:原来那根本就不是反感,而是羡慕。嘴上都操了特权公民的老娘,但是心里都供了特权的牌位。于是,我相信了旧宫殿上必然有新宫殿,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又有大量的教育贴,教育BBC应该怎么做新闻,警告BBC做人不能太CNN。我觉得时空很错乱,地理很混淆。21世纪头十年都快过完了,地球上居然还有那么多怪物会依然相信一个等式:

国家=政府=政党=我。

BBC批评中国的政策、现状、问题,就是批评中国这个国家,也即批评了“我”。所以,“我”要进行坚决的反击和批驳。问题在于,BBC作为媒体,它连本国的政府、本国的政党、本国的大员都不屌,它凭什么要屌你个外国?而且,你要投诉和批评,请完全以个人名义,不要来不来就拿出外交部发言人的架势。说实在的,你无论个头还是分量都不够,也别代表中国有瘾。看着那些义正言辞的回帖,除了铿锵之外就听见满脑子的哗啦啦,活像看见一个小鸡巴套在了80年代单位下发的大号制式避孕套里,晃晃荡荡,这大概就是“屌二郎当”的来源吧?

我理解不了这些行为里的逻辑:之所以能去骂BBC,是因为这些媒体的压力,终于墙开一缝。得了这一缝出去,立即出去大骂BBC们。不过,这倒是一个分量十足的案例,说明了言论自由的伟大之处在于连傻逼的权利都一并得以体现。哪怕他们获得了这种自由之后,是去表演“我敢在中国随便骂布什”的那种自由。无非是这次可以表演得更加逼真,可以通过网线连出去,跑到别人服务器上去骂。

这种权利的践行应该得到保证,只是可惜了互联网,可惜了那些带宽。

你在BBC留言了吗?

许多实用繁体字的朋友们找到这里来,因为他们都在搜索一条新闻:大陆网民可以上台湾新闻网站了!在台湾的手机网站上看到一篇欢呼,觉得心里酸楚得不行。

昨天晚上试BBC的中文网页,当时还不能访问。今天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首页就有一条《BBC中文网解封---您的经历》。其中说道:

您是否也能从中国国内浏览本网?网速等情况如何?感觉怎么样?您认为这种开放有些什么意义?能不能维持下去?请踊跃发言。

下面的跟贴很多,一条条看下来非常有意思。各路神仙都上场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开放有什么意义,更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我想作为一个自由人去留一条言,我想感受一下那种滋味究竟是什么样的。

A year in Tibet

资料来源:敏杰的夜奔

《A year in Tibet》是一部BBC摄制的纪录片,一共5集,每集50分钟。3月6日播出了第一集,目前按照每周一集的速度播放。这部纪录片的目的是真实地记载当地人的生活,记录了Tibet第四大城市江孜(Gyantse)一年里的各种事情。这部纪录片一经播放就立即引起了争议,因为它并没有提供人们他们想听的故事。它细腻地描绘了当地人的生活,表现了生活中形形色色的冲突,由于采取了中立的态度,因此似乎所有人都不太满意。不过,这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它的真实。

BBC网站观看
BT地址
电驴地址
优酷在线观赏第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