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全面玩转Google Analytics

繁体中文区的Blogger异尘行者在自己的Blog《电脑玩物》中发表了一篇文章《Google Analytics 各种流量统计数据对博客有什么意义?》。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了Google Analytics中诸多统计指标的含义,是一篇难得的介绍性文字。

可惜,他用的是Blogspot。。。。。。访问不到。不过,让我想想。

这个地址呢?你能在大陆访问得到吗?

猛砸这里

比特海日志24月26日,昆明的东京

昨天讨论樱花的事情,帖了一张Mofile的图。贴出来没到一分钟,就出现了盗链警告。没有办法,只能拿以前《樱花祭》里的图片充数,内容是日本的樱花。有网友问图片上是什么地方,怎么在昆明从来没有见过?我只好回答:这是昆明的东京。

遭遇这种尴尬不是第一次了,当网民过亿,很多网站就开始保护图片,尤其是外链。这么做是为了自身利益,免得浪费了服务器资源。加入到图片保护行列的大站有新浪、百度、西祠、猫扑、天涯等站点,让我想起一句台词: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图片保护对于相册站点是福音,大量用户因此而涌入,把无法转载的图片上传之后再引用。可惜的是,中文相册站点似乎都不赚钱。大家都乐意当普通用户,没有多少人愿意升级成为Pro用户,这也就意味着没有什么钱入账。Yupoo一度限制外链,弄得大家都很尴尬。如果网民超过5亿,我想这吃了十多年的网络免费大餐是不是也到了终结的时候了?就我个人来说,我倒不反对使用一些收费服务,只要服务质量确实好。不过千万别再弄出收费邮箱那种事情,这边才开始收钱,做跳楼甩卖状提供100M的信箱,那边Google就开放上G的免费邮箱,让人觉得自己脑门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棍子。

上网发帖子少不得图片,图文并茂相当于割了双眼皮。如果Blog是RSS摘要输出,那么一张题图胜过千言万语。谁有心完全可以做个实验:帖子内容是什么另说,但是每篇Blog都配发一张美女图,坚持三个月。我猜订阅人数一定会有质的飞跃,即便别人来了根本不看帖子内容。文字和图片的关系很妙,如果写了几千比特还没有把问题说清楚,那么一张图片估计能够阐发无剩义。相对的,如果一套图才能说清楚的事情,那不如用文字经济,而且想象空间也大得多。

既然始终有这种需求,网络服务商就应该想办法满足。尽量做得更专业些,容易些,让人觉得掏了银子物有所值。比如说Flickr就很好,但是我很少用,因为速度实在太慢。Yupoo速度不错,但是页面一塌糊涂,花里胡哨,还只支持标签搜索,不允许直接搜图片标题。如果有那么一个界面清新简单,使用快捷方便的相册网站,那么我愿意付费。

今天的互联网上已经挤满了人,也是时候进行分群了。大家全挤在大澡堂子里不是回事,该开包间的还得开两个。大食堂里吃免费餐很多年了,也该有开小灶吃小炒的地方。现在网络的感觉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手里有点钱,但是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买的东西。除了网购点卡,想辙让我花点钱吧,求您了!

网易新闻出击

今天凌晨收到一封信,内容如下:

和菜头,好:

我是网易新闻的唐长老,我希望可以邀请槽边往事来使用一款个人媒体的新产品:“博客日报”。

在网上,有一个“爱枣报”的blogger,它每天为网友精选十条当天最重要的新闻,形成了一份颇具个人特色的早报,目前很受网友欢迎。我们开发的这个“博客日报”的小工具,有点像爱枣报的简化版。它可以方便地让槽边往事每天轻松地办一份报纸。流程如下,有快捷入口接受读者新闻投递——槽边往事登陆后对网友投递的新闻选择“是”或“不”——被选择“是”的新闻成为槽边往事当天的日报内容。

目前,已有部分网站使用了“博客日报”这个工具,如:

爱枣报:http://www.izaobao.com (见爱枣报网页右侧)、左岸读书、幸福生活网站;

我们同时也正在邀请闾丘露薇、中文网志年会等blogger参与使用,我们非常希望中文互联网能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个人媒体:)

附:我们已经为槽边往事预留“博客日报”账号

用户名:datoucai
密码:sipangzi

我在www.hecaitou.net的侧栏放上了这个Blog挂件,尝试一下网易新闻的新策划。根据我在网上搜索的结果,我觉得:

1、网易新闻准备用Blog挂件增加新闻源。
2、从4月10以后,网易新闻可能有一次改版。这次改版将会形成网站筛选和网友提交的混合新闻模式,可能的新主页是《网易头条》。
3、为了提高网易新闻频道的粘合度,网易新闻将允许用户直接把新闻频道中的新闻添加到个人新闻日报中。
4、网易新闻日报的实质是:分散的个人新闻BBS。
5、如果这个新策划要受欢迎,个人新闻日报上必须加上引导流量返回Blog的出口,否则,网易是净收益方,这种思路不会为广大Blogger接受。

目前,还没有看到网易新闻对于个人新闻日报的汇集出口。否则,这可能是一个Web1.0站点的最大Web2.0尝试。在过去,据说网易新闻始终拼不过新浪新闻,甚至最近不敌搜狐新闻。现在,通过无数网友的人肉编辑形式提供新闻源,可以大大丰富网易的新闻来源,并且提高用户的粘合度。不过,最近我对Web2.0进行了反思。我个人觉得,即便每个网友都可以做网络编辑,但是编下来的东西也只有少部分能看。否则,编辑这碗饭就吃不成了。

在网上,以人肉搜索引擎为例,能搜索到相关信息的人是少数,大多数还是看热闹的。而这个人在哪里,如何出现,则完全不可控。同样,100万个网友出来办报,最后大家关注的不会超过20个。长尾的头部始终要形成,网络说到底还是一个大众参与,小众生产的金字塔模式。假设网易的个人新闻日报成功,而且目标是观看奥运的数万Blogger,如何找到那个在合适时间合适地点爆出A1头条的人依然还是个问题。很明显,这个策划案想到了很好的第一步,但是似乎对其后的步数还没有成型的计划。

网易为亿万网民提供了一种新的免费资源,只要安装一个挂件,那么就形同在网易拥有了一个页面,边上还有一个可以回复的BBS或者说是留言板。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如何用好这个资源,还值得策划人员的思考。通过Blogger传播这个挂件,甚至某种理念是容易的。但是,一个产品要能活下去,一定需要有切实的应用和对网民实际的好处。几天前的百度Hi非常火爆,但是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它能拿来干什么?在QQ和MSN之外,我缺乏一个使用百度Hi的理由。

但愿网易新闻能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

参考:新闻日报操作说明

致各位IT大牛

个人的欢乐有相当一部分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虚荣心也是一样。当我写了Blogger遇见的技术问题之后,很多留言表示“这很容易么”,或者“你连这个都不懂”。一时间觉得周遭Cowman横行,估计我所遇见的障碍很大程度上满足了Cowman的虚荣心。于是我想,为什么我作为写手从来不说”这很容易写啊”一类的话呢?文科生恃才傲物,理科生挟技自傲,当他们做了官以后则挟妓自傲,这种事情没完没了。

既然都Cow到Cunt状,我很好奇一件事情:为什么Wordpress不是你们设计的呢?PHP也没你们什么事?

其中最让我激赏的一个问题是:应该直接就买个Linux空间,用什么Windows Server啊?可能提这个问题人并不知道,我还有两个Linux空间,各自跑着一个Wordpress的Blog,而且运转良好。为什么一定要在Windows Server下运行,我也不知道。1969年,美国阿波罗13号飞船探月飞行时发生故障,宇航员必须把指挥舱里的空气清洁器连接到登月舱里的空气系统,才能清除不断积累的二氧化碳。不知道当时的地面指挥人员是否也问Armstrong他们:为什么不用登月舱的空气系统?

我想,我可以把我认识IT大牛分为两类,一类是我认识的技术人员,他们帮我解决了许多问题。另一类是在我Blog里留言教育我的人,他们帮我认识到他们有多么牛。对于前者,我一直心存感激。对于后者,我则怀着深深歉意,因为我白看了他们的表演却不给钱。

豆瓣生日快乐

昨天是豆瓣的三周岁生日,这个消息就像前几天黄集伟老师五十大寿一样令我震惊。豆瓣竟然三岁了,我在周五安静的办公室里听见白头发长出来的声音。说些什么好呢?“豆瓣都那么大了”?还是“时间真快啊,豆瓣都会打酱油了”?

我不属于豆瓣的“骨灰级”用户,在网上,我并不排斥新东西,但是始终保持了一定的谨慎。从听说豆瓣到访问豆瓣,从访问豆瓣到使用豆瓣,都进过了很长的时间。因为“新鲜”这个词在网上一定程度意味着“速朽”,使用甚至推荐某个新站点,需要时间的验证。我也许会承认一个网站的构思很好,结构不错,但是还有什么是我的思考所不能决定的。需要这么一段时间让它冷去,稳定下来,证明它自己有生存的能力,而且逐渐被网民接受。

当我开始使用豆瓣之后,对于它的生命力和创新精神已经没有任何疑虑了。我只是没有想到,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三年时光。这种时候,我不想做太多的抚今追昔,太多感叹时光的无情。而是想紧紧抓住“没有意识时光流逝”这一感受,分析一下我何以感觉如此。

有两种情形会造成遗忘时间的感受,一种是经历太精彩,以至于过度投入而忽略了时间。一种是缺乏变化,以至于内心的时光之流缺乏了参照系而丢失时间。豆瓣是哪一种?我个人觉得是后一种。三年之后的今天,我回过头去再看豆瓣,在最初的惊喜曲线峰值之后,是一条缓慢漫长的下降曲线。1000个多日日夜夜过去,豆瓣吸引我的还是当初的那些事情,并没有多少新鲜事发生。可以提及的是“豆瓣九点”和“豆瓣推荐”,但是它们的创新程度和实用价值并没有形成新的高点,甚至在以前的高度之下,只是没有失分罢了。

豆瓣去年进行的导航条变革引起轩然大波,UI设计也引起了诸多反对。我极其反感这些声音,原因之一就是这种批评着眼点太小,争论是蚂蚁后腿好吃还是前腿味美。在2006年,豆瓣尝试了旅游,最后宣告失败。在2007年,豆瓣变得更加谨小慎微,更多的工作是在修修补补。做一些细部的修改,或者CSS的规范化。豆瓣觉得这很重要,涉及到用户的体验和易用性。但我不那么看,这些事情完全可以留到以后去做。任何新站进入网络之初,应该像一个精力旺盛的粗人那样猛力劈开道路前进。这时候前进的越远,身后留下可以精耕细作的土地也就越大。格局有多大,那么未来就有多大。

在另外一个方面,豆瓣从一个个人站点起家,迄今为止没有完成个人站点向商业站点的转变。商业站点应该是一个很全面的站点,设计人员、营销人员、公关人员、客服人员从不同方向上提供对站点的支援。而豆瓣始终是一个个人视角的站点,你可以感觉到站点背后站着一个人,感知到他目光的焦点在哪里。在这个目光的焦点上,可以感觉到站方的力度。但是在这个焦点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大的进展。站务论坛没有7乘24小时的值班,提出的问题也没有整理成为WIKI库便于网友查询。官方Blog最近终于有所动作,之前那里是一片荒地,完全放弃了这个宝贵的宣传和交流平台。各种新开项目没有做跟踪和整理,把其中的精华部分提交出来做宣传,浪费了大多数用户接受宣传并接受模式的机会。以豆瓣的同城项目为例,成百上千个线下活动总有十几个有趣或者精彩的。把它们集中起来展示,这要比任何指南都有效,用户看一眼就知道“同城”是干什么的,会有多少好玩的事情发生。类似这样的机会,豆瓣浪费了多少?或者说,还会有多少可以浪费?这样一个站点,风格很鲜明,但是不够专业。

在豆瓣的理念中,对于“长尾”的偏执几乎成为了一种病态。因为要给长尾机会,所以要去中心化,要避免任何的“热点”和“头部”,进而要避免一切大众口味的东西。而我活了三十二年,认识了那么多人,经历了那么多事,阅读了那么多评论,对此我的看法是:

1、大众喜欢的,未必就是庸俗的,就是无价值的。
2、小众并不一定就是优美,就是品质,就是艺术。

《乱世佳人》非常大众,但是它一样很美,一样品质超卓,一样是艺术精品。同样,网络上流传的视频里也有一帮兄弟往自己尿道里塞爆竹然后点燃的,这的确非常小众,但是未必就不庸俗,就不无聊。大众小众,头部和长尾,这不过是一个吃饭的POSE问题。摇滚曾经是小众的,是另类的,但是今天还有谁会那么说?反叛、独立、另类,真的就不需要任何关注?就不渴望出名获利?郭德纲号称“非著名相声演员”,他的目标里就没有春晚了?要饭吃的时候都很另类,都很非主流,吃上以后都是一张婆婆脸。在《长尾理论》中,头部出现必有缘由,长尾之所以是长尾必有原因。砍掉所有的头部,长尾也不可能成为头部。如果人为干预对头部的出现并无帮助,那么又凭什么相信保持某种边缘化姿态、去中心化的态度,就能培育出强大的长尾,而且兼顾丰富的内容和卓越的品质?

只关注长尾的头部是一种偏狭,而把目光集中在长尾上难道就不是另一种狭隘么?门户网站集中资源是一种认为干预,为了所谓多样性而人为去中心,连个榜单都不出,这就不是干预了?如果多样性如此重要,为什么没有一部电影是用火奴鲁鲁方言配音?或者UN的经费优先花在保护某个只有1000人的部族身上?

如果一个网站的定义就是服务于小众,那么我无话可说。但是,如果一个网站想要为大众服务,但是手段上却是以小众为中心,那么我想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就像一个年轻人,为了强调他的所谓艺术家气质,明明有好的题材,但是却因为这种表现欲而把一本小说写得支离破碎,或者把一张画画得面目全非。在他看来,这种支离破碎和面目全非说明了他不向大众口味低头的POSE,体现了他个人的价值观。这能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傻逼,因为他不是为作品本身而创造,而是为了证明”我不是什么“而创造。写一个人人爱看的小说不丢人,写一个只有很少读者利用自身的颖悟才能欣赏的小说也很好,这两样东西的权重完全相等。而为了是什么,而一定不要是什么这种想法,才是世界上最怪异的事情。

一个理想的网站应该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至少站方眼中不应该存在区别,每一种合理的需求都值得等同尊重。每个前来的人都各取所需,站方并不是上帝,不应该去引导用户认同什么是好的,或者什么是坏的;什么是高的,什么是低的。事实上,大众是一个站点的财路和口碑,小众是一个站点的声望和名誉,仅此而已。而谁都应该清楚:在淘宝上买卖东西的人,使用网站付费服务的人,大多不在BBS上说话。

在豆瓣三岁生日到来之际,可能在祝福的话之外我说得太多了一些。毕竟,生日的主角是豆瓣而不是我自己。因此,这里要祝贺豆瓣迎来了新的一岁,并且祝福它能够继续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