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的回应

针对《有道出刀》一文,有道团队很快留言做了回应。为了公平起见,这里把回帖内容作为主帖发布,读者可以对照。我的感觉是:态度很好,产品很烂。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通过自己的引擎找到这篇Blog的:

yodao 3月 5th, 2008, at 10:31 上午.

谢谢和菜头一直对有道的关注和批评。

任何互联网产品总有从beta开始的那一步,所以我们现在就开通有道推广服务,也正是希望逐渐有更多的客户可以尝试我们的产品,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就像过去一年中的有道词典,也是从一开始的许多意见到逐渐被大家认可。我们深知现在的差距与不足,也相信您是愿意看到这个市场上几名后生的努力。

所以开玩笑说我们是小母鸡,其实我们更想把这一步定义为雏鹰试飞。竞价广告在右侧出现,只是给需要相关的广告的用户一个选择。关于竞价广告的道理,就不在这里啰嗦啦。

解释这么多,就是希望您能够不要误会成杀鸡取卵,也希望不会有更多的朋友误会。

博客永远是主人的自留地,一切权利都是博主的,所以能有机会回复我们的观点,就够了。感谢!

有道出刀

网易先是和Google分手,然后用两年的时间试验自行开发的引擎有道。现在,更向前跨越一步,开始赚钱。这个新项目被称之为:有道搜索推广。在有道的首页上看不到这个页面,而要从专门的推广页面进入:这里

具体的方法是这样的:假设你要推广你的网站,同时你希望得到有道的配合。那么,请向有道买关键词。拿我的Blog来举例,我可以买下“毛片”和“大波波”两个关键词。那么,一旦网友使用有道搜索来找有关方面的信息,那么,我的Blog将会出现在第一个位置结果页面右边广告框的第一个位置。这就意味着流量大增,访客无数。怎么计算这关键词的价格呢?有道的方法是竞价。

按照有道的设定,还是以我的Blog为例,如果网友搜索“大波波”,看到了返回结果里我的Blog地址。如果他点了一下我的网址进来访问,那么这一下算最少3毛钱。根据有道说,不点不收钱。那么,如果王佩也想占据这个位置,他就和我竞争这个单价,出一个高于3毛的价钱。有道允许最低一分钱的提价,比如王佩出到了三毛一,那么他的Blog就取代我的Blog,占据第一的位置。

这个价格对于我来说,实在承受不了。不过,有道现在提供优惠:你投入一块钱进去,就能赢得100元的广告资金。我算了一下,也就是说,我现在投一块钱进去,有道就给我100元的额度。假设我三毛钱承包了一个关键词,等于可以吸引来333人。算起来还不错,不过我注意到,这个优惠政策前面缺了一个字—每。要是每投一块就给100元额度,那倒不错。

行文至此,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一篇广告软文。那么请允许我多说一句评论:有道搜索的所有功能里,用下来还算OK的只有海量词典,搜索网页和Blog的水准相当一般。这种时候就开始想着收钱,是不是太早了一点?就算你有道被放在网易所有页面充当默认搜索引擎,把海量流量导入有道,问题是产品做成这样,用户又不是白痴。搜一次中计,难道还有二次、三次?看着网易的时候同时开个百度的窗口难道非常困难?

小母鸡还没打鸣,就出刀取卵,是不是太急了一点?

比特海日志23月29日,大世界小网络

起先,我认为点击率是虚幻的,还认为网络潜水员就是“沉默的大多数”。前一个看法是对的,但是后一个还需要外推。

人们说网络很有力量,这也许是真的。但是如果没有平媒和电视跟进,芙蓉姐姐永远只会是水木清华上的一个ID,天涯社区里一闪而过的笑话。身在网上,觉得人很多,那不过是因为你身在其中而已。更多的人还是从电视、报纸、杂志上获取信息,网络对于他们不过是种“知识”,他们知道有那么个存在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上去看看。人们说网络是声音的广场,民意的表达,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真的。但是,真正需要说话的人也许连网吧都不知道在哪儿。他们没有什么代言人,不会为他们满屏满屏地刷帖子。

什么是沉默的大多数?不上网的人才是沉默的大多数。什么是网络的影响力?离开了网络和网人,没有任何影响力可以言说。我现在这么想:一定程度上,网络等同于八卦。电视编辑、媒体记者需要八卦来填补空白的时间和版面,因此使得娱乐新闻泛滥,仿佛是天下头等大事。如果单看报纸,给人的感觉是这个世界主要是由明星及明星的故事构成。同理,网络也是如此。“网上说”是个讲故事的开头,和“很久很久以前”是一个效果。电视报纸都那么谈,似乎网络真的很重要,所有人都关注。

神话而已。

神话的特点就是每个人都在补充细节并且传播,但是没有人参与其中。一个根本不上网的人也可以根据平媒和电视上的消息提供网络资讯,但是他根本没有在网上呆一分钟。极端一点考虑,及时在所谓的2亿网民中,绝大部分也就是玩玩联众和腾讯的游戏,看看新浪新闻的程度。我曾经以为网络上资讯的提供者和消费者的比例是2:8,国外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至少在Web2.0站点里所谓的“全民参与”并没有到来,资讯提供者和消费者的比例是1:99。技术很新,但是世界依然非常古老。革新很快,但是世人的跟进速度很慢。人类用了5000年才发明电报,从1899年到1996年,又用了接近100年的时间采用电话取代了电报。互联网只有10年时间,今天在网上的所有人,是极少数的先驱者。

人们误以为网络已经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其实它还只是个三岁幼童,试图摆弄80斤重的一对铁锤。在这种时候问“网络能做什么”还为时尚早,新经济只是个漂亮的传说。只能问“网络还能创造什么”,并且期待这种创造能让更多人欣然享用其中的便利。为什么网络公司不赚钱?为什么网络会有泡沫?当然不赚钱,当然有泡沫。无线电发明之初,它只是被当成是一种魔术,并不是“天然地”和电报关联起来,并不是“自然地”产生了西联公司。再想一想看,从印刷术的出现,到印刷术成为国民普及教育的工具,这中间又用去了多少年?那么,网络还需要多少年?

上网十年得出这么个结论,让人觉得沮丧。不过,这要比听神话来得好。这是那个拔萝卜的故事,网络是最后的小老鼠。的确,少它那一下萝卜拔不出来,但是以为它就是拔出萝卜的原因,未免又太傻,太天真了。

2008年IT年度图片

今天早上使用Yupoo,看见一行小字:接上级通知,网通用户暂时无法访问Yupoo。觉得估计出了什么事情,上网一搜,就看到了新华网上的新闻《杭州严打网络色情 “又拍网”被记“黄牌”》。而且,还配发了一张图片:

使用Yupoo的服务已近两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Yupoo网的办公区和职员。图中使用电脑的这个人应该是Yupoo的CEO或者CTO,正在按照身后警察的要求查找本站的违规内容。我觉得这张图片应该入选2008年IT年度图片,它以典型的写实主义手法表现了中国IT业在2008年的境遇。各位看官:

请看画面正中这个消瘦憔悴的眼镜男,这是典型的IT男造型,他的神情严肃中带有压制不住的厌恶。再看他身后一圈穿着制服的人,他们以半包围的形式站在IT男身后。其中警号为010573的警车俯下身来,IT男举起左手、缩肩,下意识地做防御状,画面中充满了紧张和压迫感。在警察黑色宽大的制服映衬下,IT男显得更加消瘦柔弱。男警的身形和其后女警的眼神构成了两个方向的交叉,交点就在IT男身上。由于透视法的作用,在视觉上有一种强烈的挤压和压迫感。

老街霸对小贼滥用暴力

QQ珊瑚虫版相信有很多人都用过,它的两大功能最让人心折:一是显示对方IP,二是屏蔽了QQ的广告。虽然我很早就转而使用MSN,但是随着MSN不支持Win2000,也出现各种广告,登录的怪异麻烦增加,有的时候也会偶然怀念起珊瑚虫。现在,QQ珊瑚虫版正式宣告终结,在腾讯公司法务部的努力下,为了证明了自己不是白吃公司的大米,他们把QQ珊瑚虫版的作者Soff送进大牢,成为中国网络2007年岁末IT新闻头条。

Soff获罪的理由是两点:一、他在QQ珊瑚虫版上去掉了腾讯公司的广告而放上了自己的广告,有牟利的行为,侵害了腾讯公司的权益。二、他后期在QQ珊瑚虫版上加入了流氓软件,危害了用户的合法权益。为此,2007年9月8日,深圳的公共频道《案件追踪》的节目内容是《扑火的珊瑚虫》,讲述的是深圳腾讯公司指控珊瑚虫QQ作者Soff(陈寿福)侵权,并且Soff已经被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抓捕并进行审讯。

应该说,Soff现在的处境是咎由自取。他背离了一个网络技术人员的行为准则,改变了自己设计QQ珊瑚虫版的初衷,从一个为广大网民提供更好服务的技术人员变成了一个追逐利益的网络商人。但是,腾讯公司的高调出击效果适得其反,尤其是电视节目里的三个“托状”大学生用户,以及整个节目里抹黑Soff的手法,都激起了网络上相当程度的反感。Soff又没有呼喊“珊瑚虫是宇宙间唯一QQ”,至于下那么大狠手么?Soff被捕而不宣布罪状,深圳警方积极配合,外出抓捕,大公司多金蛮横呼风唤雨的形象呼之欲出。是不是每个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以后都那么屌?

腾讯公司如此火冒三丈应该有新闻里不曾道出的隐痛:QQ珊瑚虫版的用户是正版QQ用户总量的1/4到1/3。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珊瑚虫不灭,腾讯亡无日矣。在大兴诉讼之后,是赤裸裸的利益之争。Soff的行为危及了腾讯公司的利益,所以一定要对他痛下杀手,借Soff的头给世人上课。

做为网人,我更多的不是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QQ珊瑚虫版的成功,恰恰说明了腾讯QQ的失败。在向网民提供的服务上,腾讯做的并不如人意。如果腾讯的产品很大程度上能满足用户的需求,他们又何必去使用珊瑚虫呢?造就敌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腾讯自己。腾讯对此毫无反思,而是觉得可以用司法程序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厢情愿的幻想。珊瑚虫之后,还会有毛毛虫、鼻涕虫等等虫出现,除非腾讯能够去掉那些讨厌的弹窗,把广告做得小一点再小一点。如果一次司法程序就能避免QQ外挂或者插件的出现,腾讯不妨勇敢进军打击中国盗版光碟市场,相信一定大有会大有作为。

Soff以一人一枪,可以和腾讯三分天下。如果他是在美国,对手是微软,那么他的结局应该是被微软重金招安,成为网络上的一段佳话。现在,他的结局是要去坐牢,我看不如枪毙算了。Soff做了错事不假,但是珊瑚虫本身就是网络开放性和创造性的体现。正是由于无数技术人员不断完善和补充,才使得网络产品越来越好用,用最近twitter和facebook的爆发性发展上就能看到这一点。可以囚禁一个技术员,但是不可能囚禁技术的发展和人们对更好更快更便捷网络产品的渴望。囚禁得了技术员,囚禁不了技术,那不如毙了一劳永逸。

最后,腾讯用斗臭的手法对付一个个人,我觉得相当不理智。因为要立上牌坊,可能网络上的所有公司,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对被众人翻婊子老账的命运。指控Soff的罪名,腾讯可以拍着胸脯说不曾或者正在从事么?支持腾讯的人现在又要弹老调:不喜欢腾讯,你可以不用。完全正确,我用MSN,而且我用MSN依然有我的言论自由,在我的BLOG谈我的看法。

没有办法用自己更好的产品技术击倒Soff,又没有网罗天下英才尽入囊中的胸襟。而是用让深牢大狱、身败名裂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我觉得这是非常没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