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6月7日,Web2.0的匮乏

七天以来,个人情绪始终徘徊在悲伤、压抑和痛苦之中。有一种严重的挫败感始终挥之不去,感觉到空前的无力。被老天狠狠一记重击,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还手,甚至不知道向哪里反击。尤其是5月12日我乘飞机到北京,落地之后得到各路消息,更觉得自己是个逃兵。我应该做点什么,那么,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把自己的Blog变成一个信息发布平台,接收和发布各种信息。但是,我始终觉得个人Blog的效率不高。作为一个身在Web2.0时代的网人,我谈过太多关于“去中心化”的话题。而在这一周里,我却非常真切地感觉到,如果有个“中心”反而是一件好事。纷至沓来的信息源出多头,又散落在无数BBS、Blog里,反而抵消了网络便利高速的优点。只有纷纷出现的个人英雄,却没有发挥集群优势。

放眼望去,网络上是一片信息的孤岛,每个人都在喊破喉咙,试图发出最大声音。于是,人们反而被这种巨大的声量淹没,完全失去了方向。民间组织的行动迅速,但是没有实现落地后的接口,维持各自为战的局面。网络的反应及时迅速,但是没有形成有效的组织,大量信息重复出现,而且异常分散。而此时此刻,需要的不单是速度,更需要效率。

需求的汇总,物流的分配,都需要高效的组织。个人和民间的力量小巧灵活,但是却像没有激光制导的导弹,不能准确命中目标。这种时候,我突然觉得Web2.0的的匮乏,觉得它不像我当初想的那么完美。

而事实上,灾区的余震不断。刚刚收到一条消息:

MAP 6.1 2008/05/17 17:08:33 32.342 104.986 80.0 SICHUAN-GANSU BORDER REGION, CHINA

17:08折算过来,就是北京时间18日1点08分。

这样看的话,援助可能需要维持更长的时间,而Web2.0的这种匮乏也就显得越发明显。我不知道什么才是个好的解决方案,但是此时此刻,我支持网络信息中心的出现,需要统一的调度,高效的响应。否则,信息不对应迟早会成为救援工作的瓶颈,任外面的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也依然无法形成一一对应的关系,让灾民脱离苦厄,得到急需的救援。

比特海日志24月22日,作为一种政治表态的Web2.0

从提出Web2.0的概念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时间。无论一个概念多么动听,最后始终要落实到产品上。因为需要这种实证,证明概念的价值。迄今为止,Web2.0大旗下最成功的产品除了Wiki就只有Digg。作为核心应用的Blog我看不出有什么独特之处来,它是网络早期HomePage的翻版,无非是降低了使用者的技术门槛。被说得神乎其神的Trackback,并没有如同介绍中说的那样增加了网民间的交互性,反而成为了垃圾留言的新投放渠道。

在一开始,我对Web2.0抱有很大的希望。与其说是有什么确实的信任,倒不如说是Web2.0背后的那套理念吸引了我。Web2.0的理念是一个网络乌托邦,或者说一个人类历史上的超级共和国。它假定所有网民都是参与者,同时也是创造者。把创造和选择的权限都平等地给予了每一个网民,因而有理由相信此举将释放所有人身上的创造力,使得网络世界空前丰富。

这种想法就是民主社会中的平权思想,它在政治上是正确的。但是,在实践层面上却并不让人觉得乐观。Wiki据说是每个人都可以充当编辑,但是真正操控整个Wiki并且拥有无上权力的只是一个很小的长老团,比例不到总用户的1%。而Digg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之后,被Digg上首页的内容越来越集中在有限的几个站点上,几乎变成了某几个IT类Blog的专营店。

我想起了英国卡莱尔的论点:英雄创造历史。这个观点被黑格尔、巴克尔和马克思攻击,马克思认为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而叔本华却选择和卡莱尔、歌德站在一起。我承认,大家一起创造历史是一个很美的观点,但是我也看到在无序中人类总要建立起有序,建立起权威,建立起中心。Web2.0的去中心化,长尾理论并没有在现实中得到多少体现。所谓释放所有人的创造性,给予每个人等同的选择自由,感觉和大跃进的时候人人写诗一样。每个人的确都可以在一夜之间写上十首所谓的“诗”,但是绝大多数是彻头彻尾的垃圾。就像每个人都写Blog一样,每天有数百篇新文本发布,然而值得一读的没有几篇。每个人的文本都具有独特的价值,这更像是艺术家说的话。可对于大众来说,他们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和取舍。这种判断和取舍最终导致了序列、顺位、权威、中心,这些Web2.0深感厌烦的字眼。

和现实社会相比,网络像一片蛮荒的土地,一切曾经都在等待命名。在高度的混沌和无序中,上网的人们逐渐制造出了秩序。Web2.0宣布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应该逆转这个系统,使之返回某种原初状态,对每个网人重新进行赋值,给予一样的权重,打破Web1.0世界里的旧秩序。以前我觉得这是一种进步,现在我觉得它在试图扭转人性本身。大部分人每天上新浪看新闻的确非常愚蠢,但是要他们分散开来,利用Blog、RSS、Twitter或者SNS,从朋友那里了解新闻,未必就不是另外一种愚蠢。

就像是下馆子点菜,盘子里会有雕花萝卜或是小香菜作为点缀。但是,最终让你吃饱的不是雕花萝卜或者小香菜,而是菜肴本身。就像是战术奇谋,利用奇兵攻击对方的侧翼或者后列,但是胜利达成的基础是你的正规兵团在前线上守住阵脚。如果你的中央步兵团和两翼被对方击溃,那么再好的奇谋妙计都不会有任何作用。Web2.0目前设计出来的诸多产品,就是雕花萝卜或者是奇兵,是Web1.0的补充者而不可能是替代者。任何一个新锐Web2.0站点在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Web1.0的味道就会越来越浓,这是不可避免的结局。

因此,Web2.0不是一种技术概念,而是一种政治理念在网上的表达。甚至连表达都算不上,而只是一种表态。是一种可以放在彼岸向往的理想,是山上之城。在现实中,普选之上还有代议,代议之上还有上下议院的内部平衡。在生活中,黑人取得了平权,但是他们依旧是贫民区的主要居住者和牢房的主要预订者。Web2.0并没有打破网上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20:80的定律,甚至让这个比例升高至1:99,和初衷完全背离。

在我的世界观里,唯有混合制最为稳定。任何单一的、纯粹的存在,最后都不免败坏、衰朽。以Web2.0取代Web1.0,是试图用一种纯粹代替另外一种纯粹,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未来的网络只可能是一种巨量的混合,Web1.0、Web2.0乃至WebN.0等同存在,但是分别占据不同的权重,服务于不同的网民。100年之后,网络上还会有纯文本的BBS存在,可以让喜欢古典主义的网民使用,这才是网络的真谛。

今天,看见如此之多的人在做Web2.0站点,一窝蜂地抢着做SNS。我并不反对这种创造,但是这里面有个迷梦必须打碎:你不可能做到比门户网站还火爆,不可能是个超级大站。至少,在大多数人还没有进化到某一程度的时候,不可能出现大多数人喜欢Web2.0站点甚于Web1.0站点的情况,Facebook是不可复制的。

每个人都有上帝情结,觉得自己的一双手就是造物的双手,可以改变甚至左右人们的观念和生活。在阿波罗神庙的门上刻着一句冷冰冰的神谕:认识你自己,切勿过分。每个人都觉得好的事情未必会发生,世界反而是在一团矛盾中稳定运行了数千个世纪。我想,每个理性的人都应该接受这种矛盾的现实。正如我们所知,世界上金额最高的和平奖金是由一个炸药贩子设立的。瞧,这就是地球。

推荐一个国产Web2.0音乐站点

本来不想推荐任何站点了,因为要么一推荐就完蛋大吉,要么就是推荐了以后自己都挤不上去。但是今天遇见的SongTaste实在是很棒,棒到自己私藏会有一种罪恶感。

国内的音乐站点前段时间模仿潘多拉和Last.fm的很多,每家都想拿出个音乐DNA编码器,分析你的口味,向你提供你可能喜欢的歌曲。不过,它们都拥有自己的曲库,所以只能说是形式新颖的Web1.0站点。SongTaste就不同,它也会分析你的口味,提供参考列表。不过,我个人最看重的三点是:

1、允许你添加站内没有的歌曲,也就是说,允许你上传Mp3。
2、允许你对歌曲进行注释和编辑,包括乐队、背景、风格和歌词。
3、访问速度很快,SongTaste在北京,但是我在南中国在线听歌非常流畅。

有人说,SongTaste就是音乐豆瓣。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恰当,它的确给人那种感觉。唯一的不爽是搜索条并不出现在所有页面上,不过,如果增加了友邻之后,可能搜索的动作也会变得多余。

请访问:SongTaste